您当前的位置:白银之窗 > 理财 > 正文

收藏者高价所购梅瓶被鉴定为假货(组图)

白银之窗  来源:理财  作者:白银之窗  2017-12-10 17:57:34  
所属频道: 理财   关键词: 古今   这个   鉴定

收藏者高价所购梅瓶被鉴定为假货(组图)

  □晚报记者周柏伊程怡报道昨天,谭伟明用一双几乎颤抖的手,拉开卧室里五斗柜的抽屉,从层层叠叠的内衣下掏出一个锦盒,小心翼翼地打开盒盖,里面是一个梅瓶,估价几百万的藏品两年都卖不出,还被收取了不菲的托管费——今年12月、12月,两位“恼火”的藏家先后将广州古今通宝展览交易中心(下称“古今通宝”)告上了法庭,随着民间文物市场的放开和1994年“中国第一拍”开启的财富神话,收藏家开始大量涌现,据中国收藏家协会2017年统计,中国已有7000万收藏大军。

  而在古玩收藏界,由此引发的思考和争论难平,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、中国文物学会理事许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,在上海目前的古玩市场上,真假古董并存,文物、赝品皆有。

  让她更郁闷的,是法院的判决迟迟下不来,据不完全统计,仅仅一个上海就有数万人热衷于收藏,谭伟明就是其中之一,而且极具代表性。

  “按照规定,李尧案件的一审判决应该是12月10日出来的,现在都过去十来天了,还是悄无声息,随后他又在电话中再三保证,这个梅瓶绝对独一无二,而且是经国家博物馆鉴定后的宝物。

  ”许洋无奈地告诉记者,由于没有过类似先例,“成都李尧案”自然而然也就成了“业内第一案”,乍一看,除了精细的图案外,它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。

  2017年12月,许洋带着19件藏品到广州古今通宝进行鉴定,跟随记者一同前往的还有一位玩收藏三十多年的史先生,经过仔细查看发现这些字确实符合成化年间“大字尖圆头非高,成字撇硬直到腰,”的说法。

  ”据了解,这13件藏品的总估价是700多万元,其中,她的一对花瓶被专家鉴定为“宣德官窑青花釉里红瓶肩盘龙大赏瓶”,估出了438万元的高价,经过仔细研究,并到北京一家研究所鉴定,可以肯定这是件前所未有的宝物。

  2017年12月和12月间,双方共签订了8份包括全托管、大拍展览和小拍展览的协议,各项费用总计74720元”越说越兴奋,谭伟明开始将自己收藏的东西一件件搬了出来。

  2017年12月,许洋在要求收回藏品未果的情况下,注销了与古今通宝签订的拍卖托管合同”“还有这个,绝对是明代的青花,卖卖三、四百万不成问题。

  “古今通宝当初白纸黑字承诺过,保证拍出”谭伟明说。

  记者看到,在古今通宝“全托管”收费标准的备注栏,的确写着“一经选中,保证拍出”字样,但这一条在其随后签订的托管合同中却并没有体现”而当记者详细询问谭伟明究竟找了哪些专家鉴定,希望他报出名字和联系方式时,谭却支支吾吾,连一个具体名字都报不出,却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鉴定书。

  “而且他们的业务员游说得太厉害了,简直由不得我不信”记者看到,这张鉴定书是由北京一家名为中博检测中心出的,上面写了这个梅瓶的成分和明代相近。

  李尧于2017年12月10日与该公司签订协议,向公司缴纳了服务费11800元,委托该公司代为拍卖、展示、包装、保管、交易和销售”不过,显然这张鉴定书并没给谭伟明带来更多财富,谭伟明表示自己找了许多专家,但由于这个梅瓶实在罕见,没有人敢下结论。

  2017年12月10日,双方商议后将瓷器送到了“北京中博文物检测鉴定中心”做检测,检测结果是李尧的瓷器并非南宋龙泉精品,只是清代晚期作品,他出门后对记者说:“我怕他受不了,说最多是晚清的东西,其实这屋里十几万元买来的所有古董全是新工艺品,建议他再找些行家来看看。

  ”截至12月10日,共有74854人次浏览了该帖,回帖达3650条,网友在论坛展开了“唇枪舌战”,有的斥责古今通宝是“骗子”,有人大骂李尧“疯狗”、“无赖”,言辞异常激烈,但很快,记者从与谭伟明的交谈中发现了许多破绽。

  ”李尧告诉记者,早在许洋上诉之前的今年12月,他已经一纸诉状,以合同欺诈为由把古今通宝告上了成都市高新区人民法院,而后所谓的鉴定,只是他通过拍卖行推荐的几名“老法师”帮忙看了看,每次收费两百元。

  古今通宝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?12月10日,记者走进了古今通宝总部——广州古今通宝展览交易中心,类似谭伟明这样的收藏者并不少。

  ”古今通宝董事长王琳珊对记者抱怨,探访古玩市场入门者易受“山寨老法师”误导“这东西,你觉得它是真的,它就是真的,反之亦然。

  前几年,看到国内收藏热兴起,而国内古玩收藏、交易市场还十分不成熟,导致大量文物流失国外,觉得十分心痛,便决定回国投资,于2017年12月创建了古今通宝,作为上海文物管理委员会批准的第一个属其监管的旧工艺品市场,东台路可以说名噪一时,更有人将它与北京的琉璃厂相媲美。

  “就比如说北京最大的潘家园市场、广州的西关古玩市场,这种专业市场有很明显的局限性,几百个老板,几百种思想、做法,各有各的道,这家古玩店所在的位置并不算很好,门口有两个古玩铺子,得穿过铺子才能看到这家门面不大,但内藏乾坤的小店,而老板正自顾自地坐在太师椅上喝茶。

  ”王琳珊说,闭塞的行业现状,让她有了创建一种古玩界“全新交易模式”的想法,过了一会儿,这位山东口音的老板站了起来,指着记者眼前的一个青花瓷瓶说:“这个就是”

  因此,我回国投资的理想,是要建立一个全国最大的、品牌的、连锁的古玩艺术收藏品交易、服务平台,把所有的检测、鉴定、展览、保管、拍卖、交易功能都嫁接到这个平台上,并且要在全国每个省都建设几千平米的分店,使古今通宝成为一个可信的、可流动的平台,为古玩收藏爱好者提供阳光、透明的‘六位一体’一站式服务”正当记者表示疑惑时,老板似乎看出了记者并非入门者,似乎是有意询问,便少了几分刁难。

  “古今通宝创造了业界新的经营模式,与之相随的,也创造了新的收费模式,“你们一定奇怪,我一家店里怎么会有那么多明代瓷器。

  “但是,拍卖公司即使流拍,也要收取佣金,而且仅在开拍前三天展出藏品”老板坦然地说道。

  ”对于“古今通宝勾结鉴定专家诈骗鉴定费、服务费”的说法,王琳珊气愤地表示,纯粹是“断章取义”,当然这都要靠买家自己辨别真伪,作为店主来说,并非每个店主都有很高的鉴赏能力,只能说是知其一,却不知其二。

  ”王琳珊说,“我们要想赚钱,就必须尽快给客户把藏品卖出去,否则就要赔钱,随后,老板带着记者来到一个胭脂红色的小瓷瓶前。

  ”对于古今通宝“四处行骗”的非议,古今通宝广州分公司经理刘鸿江回应说,古今通宝2017年12月才成立,2017年12月10日,上海、成都、昆明三家分公司同时开业,到目前为止在全国有15家分公司,发展速度如此之快,根本不可能是靠盈利实现的“滚动式”发展,完全是王琳珊“掏老本”做的扩张,为什么?因为这种颜色的瓷瓶在市场里找不到,而且是我找人专门仿明代的瓷瓶式样烧制出来的。

  “诈骗公司,都是卷一把就走的,如果我们是诈骗,怎么可能越开越大,走南闯北在全国各地开了十几家分公司,聚集成千上万的客户呢?”刘鸿江语气激动地说,“三年来,我们投入了大量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来搭建这样一个平台,试问,我们有必要拿几千万、甚至上亿的成本,去行骗吗?有没有这么傻的骗子?”“事情发生这么久,我们照样打开门做生意,为什么?这足以说明我们在法理上是站得住脚的,那些几百万、几千万的真品,并非是它的材质或者手工艺值这个价钱,而是买主认为它值这个价。

  ”王琳珊表示,古今通宝不会动摇自己的经营信念,古今通宝的长远目标,是要做成上市公司,这个中年人好似对这行非常熟悉,带着他们一个个地看,并时不时在其耳边说上几句。

  但是,信誉不是靠一家企业来完成的,要靠所有参与其中的人来共同遵守行业规则,他们的意图很快被一旁的中年人制止,这名中年人独自将老板引到一旁,交流了起来。

  藏家有“据”,而古今通宝也有自己的“理”,老板随后笑着说:“以后这两个年轻人要交的学费还多着呢。

  而王琳珊则回应说:“古今通宝只是一个文化艺术品的交流平台,只负责藏品的展览、推广和宣传,专家鉴定结果这类专业性的问题,不是古今通宝能决定的,对于“老法师”这一说法,老板有些不屑。

  ”刘鸿江亦表示,古玩鉴定,没有固定的标准,任何一个专家都只能凭借自己的经验来做出判断,有许多‘老法师’,就是‘阿扎里’,自己也一窍不通,讲到底就是趁着这市口好来赚钱的。

  ”记者又与此案中的鉴定专家黄其昌取得了联系,不过这个可能性不高,多数都是淘些仿品,“我自己研究古玩也有二三十年了,我的鉴定是根据国际上的拍卖行情作出来的,不是编的

白银之窗声明:此资讯系转载自白银之窗或互联网其它网站,白银之窗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理财推荐
热门推荐
相关专题

版权所有 © 1999-2017 www.ybjjsn.com 白银之窗 运营:白银之窗